突然想寫詩

坐在飯店門口看著人來人往突然想寫詩,於是我絞盡腦汁鱉了兩句:白天有白天的喧囂,黑夜有黑夜的吵鬧.彩色的霓虹,噪雜的人群……還有燈紅酒綠……
然後,“眼鏡,收錢…”有人叫我收錢,想寫詩的思緒給打斷了…
呵…有誰知道其實我江郎才盡了?